70年,農業國際合作厚植沃土握手世界

本網記者 彭瑤

1949年新中國成立,中國歷史從此開辟新紀元。飽受戰爭創傷的中華民族踏上嶄新的歷史征程,源遠流長的中華農耕文明煥發出勃勃生機。

為答好“誰來養活中國”的世界難題,70年來,從廢墟中起步的中國農業革新求變、披荊斬棘,全面深化改革,不斷擴大對外開放,創造出以有限資源確保世界最大規模人口糧食安全的空前奇跡,為共和國從積貧積弱走向繁榮昌盛做出巨大貢獻。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順應中國與世界深度融合、命運與共的大趨勢,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不斷推動農業國際合作走深走實,努力踐行中國將自身發展與世界共同發展融為一體的不變初心。 

從物資嚴重匱乏到全球主要農產品進口國——

引進來:中國市場吸引世界目光

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即將于11月5日召開,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東方。作為迄今世界上第一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國家級展會,它是中國主動向世界開放市場的重大舉措,是中國與世界的親密握手。去年舉辦的首屆進博會上,農產品和食品展館成為參與國家和企業最多的展區,泰國的辣椒,丹麥的牛奶,澳大利亞的蜂蜜……來自世界各地的優質農產品進一步滿足了國內日益多元化的消費需求,也為全世界農民和農業企業拓展了廣闊的市場空間。

從父輩關于“糧票”“油票”的記憶逐漸遠去到“車厘子自由”“榴蓮自由”成為時下年輕人的網絡流行語,中國與國際市場相向而行的路已走過滄桑70年。

為了迅速改變貧窮落后的經濟面貌,新中國成立初期即確立了優先發展工業的戰略,通過出口國內農產品以換取外匯保證工業品進口。新中國成立后頭十年,農產品占貨物出口總額的70%以上,農產品進口則被排斥在外,市場上曾充斥一時的奶粉、罐頭、餅干等舶來品也銷聲匿跡。

以農副產品為主的出口貿易結構為創匯做出了重要貢獻,但卻嚴重抑制了農業進口貿易的發展。1953-1977年,中國貿易額在世界中的占比由1.53%下降至0.6%,幾乎沒有參與二戰后世界貿易的高速增長。

改革開放激活一池春水。為更快更好地融入國際經濟社會,我國迫切需要加入被稱為“經濟聯合國”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經過15年的艱辛談判,中國于2001年正式入世,這成為中國對外開放歷史進程中的關鍵轉折,中國融入全球經濟和貿易體系的步伐大幅加快。

入世之后,中國切實和嚴格地履行了對WTO作出的承諾,農產品平均關稅由23.2%降至15.2%,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已成為世界上農產品市場最開放的國家之一。巨大的市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我國農產品對外貿易飛速發展,2001年農產品進出口貿易總額279億美元,到2018年增至2178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農產品進口國和第二大農產品貿易國,也是大豆、食糖、棉花等大宗農產品的全球最大買家。

除了加大貨物貿易,我國還引進大量農業種質資源、先進技術和農機裝備。櫻桃番茄、黑白花奶牛、長白豬、波爾山羊、白羽肉雞......今天很多日常消費的農產品都是從國外引進改良的優質品種。

此外,地膜覆蓋栽培技術、節水灌溉技術、農業遙感技術、網箱養魚技術……引進的國際農、牧、漁業先進技術幾乎囊括了農業產前、產中和產后加工的所有環節,有效加快了我國農業現代化步伐,為推動產業升級奠定了基礎。經測算,國際合作使我國農業科技研發時間平均縮短10年—15年,節約研發經費30%—50%。

從過去出口創匯“賣全球”到今天擴大進口“買全球”,從新中國成立初期只有幾個農業試驗場到今天發展成全球最完整的農業科技創新體系,中國農業對外開放的闊步前進不僅緩解了我國農業資源壓力,極大地豐富了國內市場,促進了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讓中國農業發展實現了從追趕、并跑到領跑,也讓全世界搭上中國經濟的快車。 

從引資引技引智到共商共建共享——

走出去:“一帶一路”加速農業成果全球共享

5月28日,柬埔寨香蕉首次輸華接收儀式在上海舉行,這是“一帶一路”倡議下推動互利合作的又一成功實踐。

2017年7月農業農村部牽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認定了首批10個境外農業合作示范區,柬埔寨—中國熱帶生態農業合作示范區就是其中之一。該示范區以香蕉產業為突破口,探索建立了符合當地實際的產業標準,并被柬農村漁業部采納,向我國成功申請了輸華香蕉資質。柬埔寨土地和人工成本較低,中國種植技術先進,雙方優勢互補。獲得輸華認可將給柬埔寨香蕉種植帶來巨大發展機遇。

“境外農業合作示范區建設既是助力中企走向世界的重要平臺,也是與廣大發展中國家互利共贏的有效途徑。”農業農村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主任楊易說。

加入世貿組織和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為我國農業對外投資合作提供了強大新動能,我國農業從注重“引進來”發展為“引進來”與“走出去”并重的雙輪驅動,走出去步伐不斷加大,模式不斷創新,為我國農業優勢產能拓展了更大空間,與東道國實現了互利共贏。

截至2018年底,我國農業對外投資存量超過189.8億美元,較2003年底增長了22倍,境外設立農業企業超過850家,平均投資規模超過2000萬美元,并逐漸向“一帶一路”共建國家聚集。目前,我國在“一帶一路”國家投資存量達到94.4億美元,較五年前增長70%。一大批中國企業在這條古老而又生機盎然的絲路上掀起新一輪海外農業投資熱潮。

民以食為天,農業項目都是關系到老百姓生活和收入的民生項目,與沿線國家開展農業合作使“一帶一路”倡議更接地氣,更深入人心。中資農業企業在尼日利亞培育高產水稻新品種,改變當地傳統的種植模式,幫助當地人民增產100多萬噸稻米,帶動5000多戶當地農戶增收致富,和當地人成為了好朋友、好兄弟。中國橡膠企業入駐老撾,提供了800多個就業崗位,每年帶來150多萬元人民幣的稅收。“中國企業把優良的橡膠生產技術帶到了老撾,改變了橡膠工人的生活,讓老撾橡膠的經濟價值得到充分體現。”老撾橡膠協會副會長薩訥·朱拉瑪尼說。

農業“走出去”促進了我國農業先進品種技術、優勢產能與合作國農業資源的有機結合,帶動了當地糧食、經作、畜牧、農產品加工等產業發展。與此同時,中資農業企業積極履行社會責任、興建公益設施,向當地貢獻大量稅收和外匯,顯著改善了發展中國家農民生活,增進了雙方的民心相通和政治互信。

從受援國到主要援助國——

對外援助:彰顯大國擔當

“改革開放之前,我國對國際援助是謝絕的態度。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們才從思想上轉過彎兒,認識到接受聯合國援助并不是接受施舍,而是國際合作組成部分。”

朱丕榮1950年大學畢業后進入農業部工作,先后從事糧食生產、農業計劃、農業外事等農業農村工作達40年之久,還當選過兩屆聯合國糧農組織計劃委員會委員。這位91歲的老人是新中國農業國際合作的親歷者、見證者和探路人。

“1979年,世界糧食計劃署開始以以工代賑的方式幫我們搞農田基本建設,每個勞動力每天補助3.25公斤糧食,當時基本可以養活一家四口人了。”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業利用外國政府和國際組織優惠貸款超過120億美元;聯合國糧農組織在中國實施了200多個援助項目,援助總額達6000多萬美元;世界糧食計劃署在中國實施74個無償援助項目,價值10億多美元。這些貸款和援助資金成為當時農業籌措資金的重要來源。

“我任農業部外事司司長的時候,干得最多的就是跑外援。”最令朱丕榮難忘的是歐共體(歐盟)的奶類援助項目。“這奠定了我國奶業發展的根基。”

80年代的中國,喝牛奶是個奢侈的事情。

“1985年,世界人均牛奶年產量100公斤,中國只有3公斤。”朱丕榮給記者講述起那段往事,“當時不要說農村,就是大城市里牛奶供應也十分緊張。有的青年婦女抱著嗷嗷待哺的嬰兒向市政府請愿,要求供應牛奶。”

在農業部的積極推動下,從1986年到1996年,歐共體(歐盟)先后五次給予中國價值1.4億歐元奶粉和黃油的援助,用于加工生產液態奶,一方面加大牛奶的市場供應,另一方面銷售收入用于發展奶業生產體系。

這五期奶業發展項目,是我國農業領域內受援規模最大、涉及地區最廣泛、持續時間最長的開放型合作項目。依托奶類項目,蒙牛、伊利、光明、三元等一批大型奶業龍頭企業不斷發展壯大,有力地推動了我國奶業的發展和人民食品消費結構的調整。

篳路藍縷,辟除榛莽。70年的光輝歲月完成了驚嘆世人的書寫。

2005年12月15日,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在北京正式宣布,將于2005年底停止對華糧食援助,其理由是:中國政府在解決貧困人口溫飽方面已經取得巨大成果,不再需要聯合國的援助了。這標志著世界糧食計劃署對中國25年糧食援助劃上句號。

與此同時,中國對外援助的力度卻在增加,中國已經從受援國轉變為國際援助“合作國”和新的發展資源“提供國”。

“我國的援助方針側重于技術援助,既要授人以魚更要授人以漁。”今年7月,援布基納法索農技組組長梁小平在完成第一期任務后,回國短暫休整。他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說,“我們要引進中國新技術、新理念,培養布方發展的內生動力。”

援布項目是中國農業對外援助的一個縮影。近年來,我國先后向聯合國糧農組織捐贈8000萬美元用于在全球開展農業南南合作項目,累計對外援助糧食300多萬噸,幫助發展中國家減少1億饑餓人口。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援建270多個農業項目,對外派遣農業專家2000多人,幫助當地培養農業人才18萬人,并提供大量農業機械、良種、化肥等農用物資,顯著提升了受援國農業發展水平,讓很多貧瘠的地方變成了富庶的糧食基地。而大批援外農業專家已成為“真、實、親、誠”外交理念的踐行者、中國先進農業技術的傳授者、美好中國故事的傳播者。

“未來三年,中國將再派出500名高級農業專家,幫助發展中國家提高農業生產能力。”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境外經貿合作區分論壇上,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做出承諾。農業援外表明中國正承擔起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的重任,彰顯了中國負責任大國的擔當。

從解決“中國難題”到貢獻“中國智慧”——

站上世界舞臺中央:引領全球糧農治理體系新發展

6月23日,在意大利羅馬召開的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會第四十一屆會議上,時任中國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屈冬玉博士高票當選聯合國糧農組織新任總干事,這是該組織74年歷史上首位中國籍總干事。

這是屬于中國的高光時刻,是國際社會對新中國成立70年來農業農村發展成就的高度贊賞,也標志著中國在致力于自身消除貧困、解決發展難題的同時,將越來越多地為全球糧食安全、減貧事業和農業可持續發展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對外交往局限于前蘇聯、東歐和50多個發展中國家,到70年代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逐步擴展與西方發達國家及國際機構的往來,再到改革開放至今,與140多個國家建立長期、穩定的農業合作關系;

從1974年第一次世界糧食會議上,各國代表對中國“絕無可能養活10億人口”的深度憂慮,到1984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會上,中國政府向世界宣布“中國基本解決了溫飽問題”,再到2014年、2015年先后被聯合國糧農組織授予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中減少饑餓目標證書、世界糧食首腦會議減少饑餓目標證書;

從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俄總理定期會晤、中德總理年度磋商等政府間重要雙邊機制,到“南南合作”、東盟與中日韓農業合作、上海合作組織農業合作、中國—中東歐國家農業經貿合作論壇等多邊機制,我國農業國際合作機制日益健全;

從擔任國際食品法典農藥殘留委員會主席國,到主持審定3600多項農藥殘留法典標準,再到成功突破茶葉等優勢農產品貿易技術壁壘,我國在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中話語權不斷提升;

從兩任國家領導人獲得聯合國糧農組織最高獎——“農民”獎章,到三位中國專家獲得“世界糧食獎”,再到屈冬玉當選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干事,我國的“三農”產業發展成就及對全球糧食安全的貢獻越來越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

中國離不開世界,世界需要中國。

不馳于空想,不騖于虛聲。從“引進來”到“走出去”,從加入世貿組織到共建“一帶一路”,從為國際減貧事業做出重大貢獻,到連續多年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穩定器和動力源,中國的主動作為贏得世界贊許。

計利需計天下利。新時代的中國農業國際合作,將以更大力度、更高水平致力于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為各國分享中國紅利創造更多機會,為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幸运飞艇怎么抓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