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有效、可實操的《規模化豬場復養技術要點》來啦

科學有效、可實操的《規模化豬場復養技術要點》來啦

凝聚大北農豬場成功復養經驗 解答行業困惑

本網記者 崔麗

“當前,影響豬場復養信心很重要的原因,除了資金等因素之外,就是很多豬場不知道豬場是怎么中招的?病毒是怎么進去的?進去之后是如何擴散的?中招之后該如何處置?豬場該如何建立有效的非洲豬瘟防控體系?雖然相關指南很多,但是豬場做起來依然很茫然。在復養過程中怎么防止非洲豬瘟再進去,也就是建立一道屏障,把病毒擋在豬場之外,這是關鍵。”

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以下簡稱“哈獸研”)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仇華吉研究員點出當前生豬復養面臨的普遍困惑。

日前,哈獸研和黑龍江大北農農牧食品有限公司聯合編制,并向社會公開公布了《規模化豬場復養技術要點——以大北農集團為例》(簡稱《復養要點》),很好地解答了行業困惑。

黑龍江大北農北鎮豬場是如何復養成功的?《復養要點》的核心理念和主要內容是什么?記者對大北農豬場負責人及有關專家進行了采訪。

科企合作大北農北鎮豬場成功復養

“經過一段時間的驗證,公司對非洲豬瘟的防控充滿信心。《復養要點》正在全公司推廣,并取得良好效果。公司有能力在不依賴疫苗的情況下防控非洲豬瘟,全力復產,年底實現滿負荷運轉。”說起目前發展,黑龍江大北農農牧食品有限公司副總裁叢培原很有信心。

“發生疫病之前,我們在防控動物疫病上,主要靠疫苗和保健藥物,另外有一些簡單的生物安全措施,但是這些措施實際上執行得并不到位。所以,才會發生非洲豬瘟。”從去年10月15日北鎮豬場“中招”非洲豬瘟到如今成功復產,叢培原有很多感慨。

“我們之前把生物安全作為一個負擔,很多豬場不愿執行,但是發生疫情之后,從員工到場長,經過反復培訓,上上下下全面意識到生物安全的重要性。所以,到現在為止,生物安全執行得比較好,不再把它當作一個負擔,而是一筆財富。”

黑龍江大北農農牧食品有限公司是大北農集團的下屬企業,專門養豬,有200萬頭商品豬產能。其北鎮豬場2017年4月份開建,2018年1月開始陸續進后備豬。

去年10月15號,北鎮豬場是農業農村部通報的第一個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的規模化豬場。當時,撲殺了將近2萬頭,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約3000余萬元,間接損失超過一個億。

“理論上講,這個豬場能帶動100個合作的家庭農場,為農戶增收3000余萬,解決500個就業崗位,發生非洲豬瘟之后,就全沒有了。”叢培原說道。“我們一直講‘豬糧安天下’,中國不能沒有豬,還有大北農的使命所在,督促我們必須把與合同養戶的合作繼續進行下去,所以我們必須復養”。

仇華吉表示,在這種情況下,科學家要走向主戰場,為企業分憂解難。所以,他們和大北農集團經過商討,簽訂了三方戰略合作協議。在協助大北農進行復養的基礎上,建立和推廣生物安全體系和復養經驗。

“對企業來說,最缺的是正確的理論指導。所以,有哈獸研這個后盾之后,我們復養的信心更加堅定了。”叢培原講述了北鎮豬場復養的整個過程。

復養前,哈獸研技術團隊做了三方面的技術儲備工作:首先是對非洲豬瘟和非洲豬瘟病毒的科學認知,其次是非洲豬瘟熒光定量PCR檢測試劑盒的研發,第三是非洲豬瘟病毒有效消毒劑的評估。

首先,要對非洲豬瘟有一個科學的認識。仇華吉表示,它是一個高度接觸性的傳染病,在沒有人干預的情況下,傳播速度非常慢。非洲豬瘟病毒耐低溫,耐有機物,耐高鹽,但是它怕高熱、怕干燥、怕強酸強堿,這是消除或者控制它的理論依據。為了評估豬場消毒情況,包括豬場日常監測,建立了非洲豬瘟熒光定量PCR檢測方法。同時,對市場上收集到的一些所謂有效的消毒劑做了系統評估,包括有效濃度和作用時間。熒光定量PCR檢測試劑盒和消毒劑在復養過程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去年12月3日,經農業農村部相關部門確認,北鎮豬場解除封鎖,這時內部做了復盤,查找原因,把風險按等級排列了一下,梳理出人員進場、進舍交叉,非生產人員進舍,洗澡不徹底,夾帶私人物品,食材帶毒,未專車專用,與豬直接接觸等若干風險點。

今年3月,豬場和哈獸研技術團隊開始合作,研究制訂復養標準操作手冊。哈獸研副研究員張交兒帶著科研團隊先后進場三次,每次都是20到30天時間。張交兒在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工作過多年,有非常豐富的生物安全經驗。他帶領大北農豬場全部場長一起,對非洲豬瘟發生的可能原因進行復查,按照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理念,制定生物安全手冊1.0版本。經過模擬運行,對規則進行完善和修訂,使之具備操作性,即2.0版本。同時,根據一線實踐和一線員工反饋,進一步進行細化,即3.0版本。8月,中國農科院召集專家研討,對方案進一步完善,即目前公開發布的《復養要點》4.0版。

叢培原介紹,首先,豬場增加了很多硬件設施,包括場外的一級隔離點、物資中轉、洗消中心,場內的淘汰豬中轉臺、出豬臺AB門、單向淋浴系統、傳遞窗、隔離條凳等。

其次,對復養過程中的消毒效果進行評估,使用了大量的消毒劑,主要是過硫酸氫鉀復合物,還有臭氧水。其中臭氧水作為食材的消毒劑,還有一部分不適合用消毒水浸泡的物資,做了高溫消毒。

第三,制定各環節詳細的SOP(作業人員工作準則),包括人員進場進舍、物資進場進舍、車輛洗消流程、舍內關鍵操作、應急預案的處理、家庭農場的防御、還有外延生活的控制等等。

人員進出場只允許攜帶手機、充電器等幾個小件物資,這些物資也要通過烘干等處理。進場時手需用消毒液浸泡,然后到淋浴間AB門系統強制性消毒和洗浴20分鐘。然后物資進場,一般都是浸泡。豬只流動只允許單向流動,不走回頭路。然后,車輛在專門的洗消中心沖洗消毒。

第四,在制定SOP的過程中,張交兒在現場指導,仇華吉定期對主要干部和技術人員做培訓。邊培訓邊討論修改SOP。制定之后,以場為單位,所有基層員工全部分組培訓考核,之后才具體實施。

第五,復養過程中新增了一些崗位。外圍生物安全保障部、場外生物安全科、場內生物安全科,一萬頭母豬場的規模大概要增加十三四個人,關鍵風險點都設置了監控。

6月25號,北鎮豬場開始轉豬,截至9月5號,基礎母豬存欄6504頭,一共分娩3205窩,配種分娩率91%,窩均總仔13.74,窩均斷奶10.11,家庭農場投苗戶數23,家庭農場當前成活率99.2%。沒有任何異常情況發生。一共檢測樣品4636份,結果都是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陰性。

除了成功復養,北鎮豬場還有其他收獲。2018年,公司發生了8次豬流行性腹瀉案例,而2019年,所有豬場只發生一次豬流行性腹瀉。偽狂犬病發病次數也降低了,一些不必要的疫苗、獸藥也停止使用。2018年,家庭農場其他疾病發生比例是6.5%,2019年降至1.7%。

“其他疾病發生次數明顯降低,抗生素用量,用藥成本大幅下降,為下階段部分疫病凈化創造了條件。”叢培原表示,整個黑龍江大北農所有豬場完全按照《復養要點》要求進行非洲豬瘟防控,目前情況良好。

《復養要點》核心理念和主要內容解答行業困惑

仇華吉表示,《復養要點》解答了行業困惑,有以下幾個特點:有科學依據,以對非洲豬瘟的科學認知為前提;有理論基礎,基于高級別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理念;具有實效性,多重阻斷與殺滅,規范操作,注重細節;具有可操作性,邏輯清晰、簡單易行、人性化;經過北鎮豬場復養的檢驗,已在黑龍江大北農所有豬場全面推廣。

“如果嚴格執行,可以做到一般情況下,讓非洲豬瘟病毒接觸不到豬。萬一發生疫情,可被控制在最小范圍。”仇華吉介紹了《復養要點》的核心理念和主要內容。

核心理念主要有3個: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理念就是單向流動、臟凈分區和互不交叉,高度適用于豬場非洲豬瘟防控;非洲豬瘟是高度接觸性傳染病,從理論上講,阻斷和殺滅在任何一個環節發揮作用,病毒就有可能防住;讓執行者全程參與復養流程的討論和制定,包括一線員工和管理者。

主要有五方面內容:清場消毒、人物豬車流、舍內操作、應急預案和家庭農場防疫。

需要特別注意的點有:

為了防控非洲豬瘟進入豬場,建立了四道屏障。一是外圍區防御,在這里建立必要的設施,包括車輛洗消中心,一級隔離點、物資中轉站等等;二是場外區域防御,包括實體圍擋等;三是場內區域;四是不同生產區之間。

在人員進場、進舍時采取20分鐘強制淋浴,淋浴間AB門互鎖,單向流動。這個系統非常值得推廣,非常人性化。同時,不同的生產和生活區域不交叉。

物流方面,建立物資中轉站。所有食材都經過臭氧水浸泡。臭氧水廣譜、高效、環保,用了之后對食品價值沒有影響,不影響口感。大部分物資都以浸泡為主,不能浸泡的就烘干。有專業的人員處理和專車運輸。

車輛方面,進豬專業運豬車(帶空氣過濾系統)、病死豬車、淘汰豬出豬車專車專用。有專門的洗消中心,洗消中心包括初洗+泡沫清洗+消毒劑清洗+熱沖洗+瀝干+采樣檢測。和別的洗消中心有點不同的是把烘干過程放在豬場邊,65℃烘干1小時,有的洗消中心烘干之后到豬場之間還有距離,這樣在路上又會再次污染。

豬流方面,進場前檢測,淘汰豬在場外中轉。

舍內操作核心理念是盡量少動豬,減少不必要的操作,僅保留日常操作。除了打豬瘟和口蹄疫疫苗,個別豬場打偽狂犬病疫苗,其他基本不打,抗生素也基本不用。

應急預案包括異常豬、疑似豬、發病豬的檢測和處理,原則上不允許在豬場進行解剖,通過電擊對可能的病豬或者死豬進行處置。

此外,還對“公司+農區”中的農戶設定一些生物安全操作規程,包括淋浴、采購、車輛使用、飼料運輸、飲水管控等,都有相應的SOP。

“總結起來,要成功復養有五個關鍵點:要有思想準備、認知準備、硬件準備、組織準備和系統培訓。”仇華吉總結道。

思想和認知是非洲豬瘟可放可控,關鍵在人,所有操作做到單向流動、臟凈分區、互不交叉;硬件支撐包括一級隔離點、物資中轉站、單向淋浴系統、出豬臺的AB門等;生物安全組織構架增設了首席生物安全官,外圍生物安全保障部、場外生物安全科、場內生物安全科三個部門,三部門工作互不交叉,有專門的流程、職責、考核辦法。此外,還有自檢、糾偏和視頻監察。同時,生物安全意識要“洗腦”,即系統培訓。制定流程之后,要對全部員工,包括高層領導、基層員工進行系統培訓,從上至下認同理念和方案,讓執行者當講師,充分激發一線員工的內生動力。

仇華吉表示:“非洲豬瘟之后我個人反思認為,非洲豬瘟固然是養殖業的劫難,也是行業提檔升級、浴火重生的契機,是疫病凈化的最佳時機。生物安全體系不是應對非洲豬瘟的權宜之計,它應該是今后疫病防控的有力武器,是所有豬場的‘標配’,不管是大豬場,還是小豬場。所以,做好生物安全,同時做好營養、環境、管理各方面,提高豬群的健康度、舒適度,非洲豬瘟可防可控。”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幸运飞艇怎么抓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