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觀察 |豐收節上看興化大米的品牌之路

灌漿時節的水稻在藍天白云微風的呵護下那叫一個婀娜呀脆生生的莖稈色的葉,擎舉著正在努力變黃的沉甸甸的穗。現在正是水稻一生中這最好的年華。而在蘇中還有這一望無際、整齊劃一的漂亮的稻田,真讓人喜出望外,禁不住地要說:“著名的‘9108’,你怎么這么好看!”你讓興化水稻產業也進入到了最好的年華。

9月21日,2019中國農民豐收節的前夕,我們來到位于江蘇省興化市荻垛鎮的泰州和平米業有限公司, 54歲的董事長、總經理滕榮生告訴我說,“9108”是他最早引進到興化的,這讓我有些震撼了。這次,他們的大米產品也要在唐莊村的中國農民豐收節會場上亮相,公司還貢獻了一個豐收節“十大農產品網絡銷售達人”。看來這個公司不一般呀,我很想知道它是怎么發展起來的。

興化大米是有故事的

和平米業成立于2003年6月。“不是為了做大米,而是為了做品牌。”當時市場上散裝大米價格是0.75元/斤,和平米業推出的彩包“水鄉老農”品牌做到0.85元/斤。他們選用的是當地最好的大米品種“武育粳3號”,口感軟,味道香。而把大米做出品牌來,創新點就是把不同的水稻品種分開來收購、加工。

原來企業建立之初就抓住了行業軟肋呀。滕榮生18歲就開始做“糧販子”,什么米業弊端,那就是混收混儲混加工,這樣加工出來的大米不會有品牌,即所謂的“稻強米弱”。滕總當時對合作的糧販子提出的要求就是,如果單品種收購“武育”稻武育,每斤加價5分錢。這樣,收購環節解決了品種統一的問題。這種模式到2008年遇到沖擊。因為品種退化,產量下降,米廠的加工量由每日200噸下滑到100噸。

尋找新品種成為當務之急,在此后的3年的時間里,公司靠用普通品種勾兌約30%糯米的辦法來維持經營。當時的市場米價是1.50元/斤,糯米價格是2.50元/斤,大大增加了企業成本。直到2012年,市農業局種子公司給他介紹了省農科院一個新品種:“南粳9108”。滕總如獲至寶。當時沒有土地流轉政策,他就到江蘇大豐國有農場租了2500畝地。由于在外地經營花費高,當年虧損了60萬。搞得滕榮生準備放棄新品種引種。

轉機是2013年,國家出臺了土地經營權流轉政策,剛好滕總的老家戴南鎮搞土地流轉試點,他就流轉了1200畝地。他答應的條件是:一、種子不收錢,二、產量按當地最高產量測算,三、收購價格高于市場收購價0.15元/斤,外帶免費烘干。就這樣,他與多家合作社簽下了15000畝的收購合同。秋收結果,產量高于當地100斤/畝,種植戶實現畝增收300元。

但這次遇到的新問題是豐產不豐收。由于“9108”大米不如“武育粳”透明光亮而是發白,消費者說是不是泡過水了?這就逼著滕榮生當年投入了60多萬在上海、南京的地鐵、晚報、社區報上做廣告。做到“水鄉老農”成了社區老太太聚會時議論的熱點話題。

2014年,連周邊縣市的農戶都找來了,要發展“9108”。當年簽了4萬畝收購合同。秋收又遭遇米廠搶收“9108”。這次,滕榮生少收了一萬斤合同水稻,但他很高興,優質水稻發展起來了,農民增收了。2016年以后的三年,年合同量穩定在6萬畝,因為“9108”已經普及了。今年,興化市90%的水稻面積都是“9108”,周邊200公里范圍內也都是這個品種。“9108”目前市場批發價2.15——2.20元/斤,比普通大米高5毛錢。種糧戶畝增收入200元。

2015年成立了江蘇米都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社,覆蓋25家合作社共5萬畝土地。因為近年“9108”價格下滑,滕榮生緊鑼密鼓地在試種新品種。他利用自己流轉期十年的2000畝地試種了省農科院的三個新品種。目前,新品種長勢十二分地良好,滕總撫摸著稻穗喜不自禁,他說畝增產200斤不成問題。          

興化大米是引領時尚的

量越做越大,滕榮生面臨的風險也越來越大,今年預計虧損400萬元。原因是去年收購的水稻價格是1.58元/斤,而目前市場價格在1.30—1.40元/斤。風險怎么規避?滕總聽說了我國有了粳米期貨,以后也許要使用這樣的新工具,就像使用電商平臺一樣。

公司是2014年開始發展電商業務。他的兒子和侄子滕桂華大學畢業后都在公司工作,他們要利用電商為興化大米品牌升級服務。一年多以后,公司的電商業務就開始發揮越做越大的作用,如今,電商業務挪到了南京,滕桂華也作為公司網絡銷售經理獲得2019中國農民豐收節“十大農產品網絡銷售達人”稱號。32歲的他由于學的就是電子商務與物流專業,經過多年的互聯網一線的實踐和積累,成功地為“興化大米”鋪設了互聯網的十多個渠道。結合線下銷售,真正實現了全域營銷。而通過與互聯網一線用戶的接觸,也更好地帶動了公司的線下業務。

滕桂華說,“同樣的種子在不同的地方種植就會產生不同的口感”。興化是傳統的“魚米之鄉”,這就是現代消費的賣點。剛開始物流不發達的時候,想做電商但做不起來,在20斤一包的大米物流費用由40元降到10元的時候,大米才真正進入電商時代。幾年來,從一二線城市,到全國;從一天一包兩包,到三四百包。2018年的“雙十一”當天線上成交達10萬單,賣出100萬斤的興化大米。和平米業的線上年銷售額達到了5000萬,占到了公司銷售總量的三分之一。如今,電商平臺日平均發貨量3000單,帶貨量達到3萬斤。

目前,公司是兩條腿走路,一方面在線上做品牌,一方面在線下做市場,目前又推出了三四個新品牌。而稻香老農、庭院老農、東北老農,這些“老農”都有十幾年的歷史了,它們是不是繼續招“上海大媽”的喜愛,是不是能走進更多年輕愛米人士家庭,都需要從線上的價格走勢去進行市場判斷。為了進入上海市場,滕桂華曾在上海住了一年進行市場調查。如今,上海市場70%的大米市場由東北大米讓位于興化大米。主要原因除了興化大米品種更適合上海人口味,再就是和平米業將電商銷售品牌理念確定為24小時從加工到消費者手中,迎合了主食消費新鮮化的新消費時尚,而興化的區位優勢本身的內涵就是“新鮮”優勢。

2018年,公司投資220萬元上了一套自動化包裝設備。目前,和平米業正準備改建廠房,加工能力擴大到12萬噸,約覆蓋30萬畝水稻。和平米業的兩代人如今有著明確的分工,市場交給了年輕一代,而滕榮生致力于新品種試種與推廣。由于電商給企業帶來了更大的影響力,帶來了消費者說話這樣的廣告效益,公司把更多的投入放到了種植基地建設上。

滕榮生帶著我們穿梭在荻垛鎮北王村、南王村之間的兩千畝地的稻田。看著他仔細地對比著不同地塊幾個新品種的長勢特點,與管理生產的老鄉議論著將來要給新品種起的商品名稱,我們堅信,滕榮生和他的和平米業,正在引領“興化大米”走向下一輪豐收季。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幸运飞艇怎么抓345678